江西省一野保人员称

LiveBookMaster(バグ&改善要望)についてのフォーラム

江西省一野保人员称

投稿記事by jlj0y1lsr8y » 2018年6月21日(木) 10:14

鄱阳湖区候鸟遭盗猎黑市价格上涨惊人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鄱阳湖周边12个湖区县市的老百姓眼里,不少人将猎取过冬候鸟视作一种祖传的手艺,而且猎捕手段也越来越具杀伤力。除了插天网、下滚钩、用排铳打鸟,还用上毒药、强光灯等。后两种方式,往往能成片杀死候鸟。
“用强光灯捕鸟,需要有技艺。懂技术的人知道候鸟晚上在哪睡觉,摸准了位置乘船进去,猛地用强光照射,那些鸟便动也不动,叫也不叫,捉得手软”,新建县昌邑乡一渔民描绘。至于投毒,则是将一种农药呋喃丹注射进小鱼小虾,或者拌入浅滩沙子,让候鸟觅食时大片死亡。
2005-2006年冬春,新建县昌邑乡姚兴村、高家村、平上村、良子门村等四个村的养牛户在湖岸放牛时,都相继出现牛被毒死事件。“湖滩上一片片的黄花草长得青葱翠绿,哪想到有毒?”当地一老乡回忆,那年仅平上村就死了四五十头牛,让一替人放牛的人欠下近万元巨债。原来呋喃丹是一种可吸入性毒药,进入水体会污染水体;埋进湖滩,压延机辊筒油加热恒温器,则又可以通过泥沙让水草吸收,再通过水草最终进入牛的身体,使其中毒。
由于经常举报村民盗猎候鸟,老黄在当地成为一个彻底的孤立者:不仅家人不理解,附近乡邻也多不大待见,天津电加热酿酒设备,认为他是个“怪人”,而且报复的阴影笼罩。
除了家里门窗锅碗被砸烂,2005年秋天,老黄种在自家屋后边的十多亩稻子,已经扬花抽穗,郑州电导热油炉,突然在晚上被人打了一遍农药除草灵,结果当年颗粒无收。两年后,他家养的三头牛,从夏天鄱阳湖涨水至秋初,也陆续被偷光。
去年,老黄被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下属的新建县候鸟保护站聘为护鸟人,每月固定收入1100元。若老黄将巡查中捡回的候鸟上交,管理局还会额外给予一定奖励,“捡一只给100元”。以老黄年收入近2万多元来计算,他一个候鸟季节捡回上交的候鸟接近70只。
“不是看到死鸟都捡,西安导热油炉,遇到危险,还是逃命最要紧”,老黄平时负责巡查的范围,主要集中在蚕头湖到角矶山(音)以及都昌三山一带,有20多平方公里,仅湖区步行来回一趟至少都要三四个小时。而不熟悉当地地理状况的人,这个距离估计要连续走将近10个小时。老黄视力极好,一旦远远看到对方盗猎者人多势众,立马逃为上。“那么大的湖区,万一被人打死了踩进湖底,可不是说笑”。
南部湖区周边老百姓说,目前盗猎天鹅等候鸟最严重的区域主要集中在永修县的三角乡、新建县昌邑乡的曹门村以及都昌县的周溪镇一带,此外余干、上饶湖区也有。江西省林业部门证实,那些地方基本都属于保护区外围、县与县交界的偏远地区。
近几年,当地政府对盗猎候鸟的打击力度也日渐增大。2009年12月,江西省政府批准,在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原有大湖池、大汊湖、沙湖、吴城四个保护站基础上,再新建鄱阳、余干、进贤、湖口、都昌、星子和九江等7个保护监测站,加大候鸟保护力度。“包括野保、工商、森林公安等,目前全省直接保护鄱阳湖候鸟的反盗猎人员,在1200人左右”,江西省政府相关人员透露。
野味市场火爆
但暴利诱惑之下,湖区候鸟盗猎事件仍屡有发生,而且盗猎者行为也渐趋隐蔽和残忍。
“与前些年相比,天津油加热器,近几年湖区盗猎有些不一样的特点,比如前些年,湖区农民有人捕捉候鸟是为了自己吃,尝尝天鹅肉改善生活,但近十年主要是为了卖钱,供应外地市场,而且越打击,候鸟交易的黑市市场价格越高,因为有如同卖白粉的经济效益”,江西省一分管野生动物保护的相关官员形容。
事实上,野生候鸟黑市价格上涨惊人。新建县朱港渔民老徐证实,盗猎者目前最爱猎捕的几种候鸟,常熟油锅炉,主要是小天鹅、各种大雁、野鸭等,过年前的小天鹅肉没有草腥味,以往几十元就可以买一只,现在当地黑市涨到2000元;过年后,说是天鹅肉有了草腥味,黑市价跌至每只300-500元。如果外销到广东的广州、深圳、湛江或浙江杭州等地,则每只价格可高达12000元。
“偷猎一只天鹅,差不多可抵上大半年的捕鱼收入了,总有人会愿意铤而走险”,渔民老徐说,在附近上百个乡村里,闲时打鸟的人不少,不少村民的楼房也是靠卖野鸟建起来的。黄先银补充,当地从事这一行当的人都非常有经验,一看野鸟,就知道是怎么捕来的,即使从天网上取下来的死鸟,也能卖800-1000元一只,如果是投毒毒死的鸟,价格就压到了700-800元。
野鸟交易在鄱阳湖区周边乡镇十分常见,甚至在严厉打击盗猎候鸟的省会城市南昌也是如此。年后老黄到南昌市办事,随便在一家巷子深处的小饭馆吃饭,就见一个人拎着一袋野鸟向餐馆兜售。老黄将野鸟一把抢过来,里边有两只丝光椋鸟、两只树八哥,对方要价48元/只。“如果是小天鹅、大雁类珍禽,则只能是熟人交易,且单线联系才能拿到”。
在南昌市郊的潮阳野味特种交易市场内,成笼成笼的野猪野鸟公开摆卖。在一家档口,清早就不断有小货车前来,卸下一个个大麻袋,收货人剪开,倒出一堆堆死去的黄麂、毛冠鹿。有的黄麂前腿上还夹有大铁夹,血流不止,并未完全断气。性情凶猛的猪獾则大多是被活捕,义乌市水温机,关在笼内50元/斤。
一个戴眼镜的店老板称,他每天至少收100-200只活货,只做批发,而且是有证的。尽管他不愿透露是什么证,但据记者了解,目前由江西政府部门颁发的驯养繁殖野生动物证书的商家共913家,但是否出售野生动物,平时就甚少有人过问了。“如果收的货是死的,则必须剔毛、洗净、切块后,再用统一规格的包装箱运走”。在这个有数十家经营户的特种市场内,每天成堆的白色标准包装箱堆如小山,等待向广东或江浙方向发货。
除了野味交易市场,在市区位于街巷中的农贸市场、花鸟交易市场,安阳电加热锅炉价格,都能轻易看到野生动物交易状况。如南昌墩子塔集贸,几乎有一长排的野味肉档,活的死的黄麂一律公开标价售卖;野鸡、鹧鸪、野生鹦鹉等也是如此。如果对卖家说需要特殊一点的野味,对方马上心领神会,给你一个电话号码,并保证:大雁、小天鹅、白鹤等都可以有货。
然而,在一份政府宣传资料上,对湖区各种非法猎捕、杀害、运输、携带、收购、出售野生动物的行政处罚标准,也都有明确规定。比如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中华秋沙鸭、白鹤、白鹳、金雕、白肩雕等近10种野生动物,盗猎一只处罚价格最低12.5万元,最高可达125万元。此外,天鹅、白额雁、黄嘴白鹭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省级重点和非重点野生动物,都有不等处罚标准。
在一些已经侦破的盗猎案件中,涉案人最高判刑可达10年以上。但重罚和重刑显然也没能杜绝至今层出不绝的候鸟盗猎案。“跟住在湖区边上的老百姓比,上千管理人员也只能算是九牛一毛,近几年省里也正在蕴酿对湖区进行生态补偿”,江西省一野保人员称,在一些已抓获的盗猎者家里,他们看到“穷得只剩下几床破棉被,所以只能抓人”。
去年12月18日,都昌县林业干部张绪平在候鸟保护巡查行动中,更差点在鄱阳湖牺牲。当时,他和同事查获了一艘装有大量毒药呋喃丹的外籍渔船,发现两名可疑人员正在将一小桶搅拌好的呋喃丹药水注入小虾体内,准备投毒。林业人员于是将两名嫌疑人同船带走。返航途中,一名投毒人员突然一拳将船舱上站着的张绪平打入冰冷湖水中,随后自己投湖自杀。
每年数十万翩然而至的鄱阳湖候鸟,如今已是江西最最重要的一张生态名片。去年10月,为保护鄱阳湖越冬候鸟,江西专门制定专项行动方案,要求从保护、运输、销售等各个环节保证候鸟安全;一个月后,副省长朱虹乘直飞机视察鄱阳湖候鸟保护工作。但仅仅只过了一个春节,当地野味市场再次如此蓬勃复苏,越冬候鸟也不免殃及池鱼。
两年前已确诊患上血吸虫病的民间护鸟人老黄,因多年护鸟闹得自己妻离子散,目前与90多岁的老母亲相依为命,准备筹钱进行脾脏切除手术。在他印象里,最近五六年前来鄱阳湖越冬的候鸟已经越来越少。
老黄记得大约是在2005年冬天,他一次在大汊湖看见:湖中央白茫茫一片,全是小天鹅,估计有数万只,再外围是上万只大雁,再往外是野鸭,最外层则多是东方白鹳以及被美誉为黑袖鹤的珍稀白鹤等。“那是最多最壮观的一次”,“现在湖里候鸟还能有1/10就了不起了”,老黄神情黯然,他担心继续盗猎下去,再过20-30年,也许鄱阳湖就不会再有候鸟飞来了。
鄱阳湖的候鸟们
总面积接近4000平方公里的鄱阳湖是全球重要湿地之一,也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
在湖区,每年前来越冬的候鸟达到87种,其中11种属于全球性珍稀鸟类。每年到达湖区的天鹅接近10万只(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数据),全世界近一半的鸿雁、白头鹤和白枕鹤,以及超过全世界95%的东方白鹳和98%的白鹤每年都会在此越冬。尤其对总量不过3000只的白鹤而言,鄱阳湖已是全世界白鹤最后的迁徒家园。
南都记者杨晓红发自江西
相关的主题文章:


进行监督、管理

对许多次级领域的投资也大大减少

对便秘也有一定的缓解作用

论坛以“引领新常态——创新驱动与绿色发展”为主题


相关的主题文章:


在城市黑臭水体治理上

环境是发展的前提和保障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中南美洲的一些地方

受大范围空气重污染过程影响
jlj0y1lsr8y
 
記事: 1686
登録日時: 2016年11月02日(水) 13:11

Return to LiveBookMaster バグ&改善要望

オンラインデータ

このフォーラムを閲覧中のユーザー: Alinatherm, Amdacnzmax, Andacnzmax, BrantHecy, cesgckpcjs, DavinKa, Derikkery, renemv69, TimothyTof & ゲスト[34人]

cron